李贝卡

zdjszd

【高考零分作文】 绿水青山图

太愛了

Luna Banana:

2018年 高考作文 北京卷:


生态文明建设关乎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优美生态环境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期盼 。请展开想象,以<绿水青山图>为题,写一篇记叙文,形象展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


答题者: Luna banana


分数: 零分了啦


 


《绿水青山图》


   尤记多情


   长此以往


   立言不朽  


   青山常在 


   ——题记


 


BGM——《化身孤岛的鲸》周深


 


近日,S市某国际性场馆正在举办规模盛大的环保主题摄影展。


当下国内外皆以环保为重任,公众视线热烈聚焦环保事业发展。


此次环保摄影展以“绿水青山”为主题,涵盖多国知名摄影师作品以及环保公益作品,吸引众多人士前来参观。


 


场馆中心展区。


“大家看到的这组作品名为《绿水青山图》,是摄影展同名的主题系列。”


一位年轻老师在给孩子们绘声绘色地讲解。


“绿水青山图系列作品,取景地是我国长江流域多省市的青山绿水。


“作者是我国著名摄影家、著名公益家...林彦俊先生。”


 


学生们听着老师的讲解,纷纷凑上前仔细观看摄影作品。


一个细心的孩子发现了什么,好奇的开口:“老师,为什么每张照片右下角都有一个像鱼尾巴一样的图案呢?”


老师笑着走过去,摸摸学生的头:“这是林彦俊先生作品的专属Logo。”


“传闻都说,鱼尾对于林彦俊先生,似乎有很特别的含义呢。”


 


【1】


林彦俊,年轻的新锐摄影师。


他,善拍风景,爱风景,爱旅行,爱公益。


 


正午。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日光正毒。


这日,是林彦俊到H省有名的D湖采风。


D湖古称云梦、九江,古往今来不少文人雅士观赏风景后留下著名诗篇,如今更成为大热风景区。


林彦俊既为采风,自然不会选些嘈杂的地方。他仔细询问了当地百姓,得知周围有处偏僻的水系,既能观山又能望水,沿路还有农家种植的莲蓬郁郁葱葱。


于是向渔民借了一艘驾驶简便的小船,林彦俊扛着单反便出发了。


 


林彦俊忙了一个上午,此刻停在大片莲蓬田里躲下清凉,顺便挑拣照片。


这时,湖面上却悠悠飘来一个食品包装袋。


 


林彦俊皱眉。


一路上的风景的确不错,可这垃圾却也是没少见。


渔船的角落,一小堆的垃圾都是林彦俊顺手捞上来的,心下不由得叹息,再美的绿水青山人类却总不懂得好好保护。


 


拿起身旁的渔网,林彦俊准备将垃圾捞起来,刚伸出手,忽然水面漾起一个漩涡,一只手猛地从水底探出,一把抓住了食品袋…还有林彦俊刚伸过去的渔网。


 


林彦俊被吓了一跳,转念又想是否有人遇到危险,便连忙抬高渔网的手柄。


水底的人来不及反应,就被迫拽出水面。


是一张白皙的娃娃脸。


 


“你没事吧!你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我拉你上船!”林彦俊探过身子向那人伸手。


 


娃娃脸疑惑的歪歪头,看看递到他眼前的手,懵懂的眨着大眼睛。


 


林彦俊觉得奇怪,这个娃娃脸并不像是溺水,行动也有些怪异,怕不是哪家渔民的傻儿子吧。


不过总归救人要紧。


 


林彦俊伸出双手去拉那人,却发现娃娃脸手里还紧紧攥着垃圾袋。


是个还没有拆封就掉到水里的面包。


“手递给我~”


娃娃脸歪头眨眨眼,唇边漾起一抹浅浅的笑,慢慢将手递给林彦俊。


林彦俊拉人上船。


随着娃娃脸的身躯离开水面,林彦俊看到了那人藏在水下的部分。


林彦俊惊的一个哆嗦,直接蹿到了船尾。


 


这这这…


这根本不是人好不好!


娃娃脸的下肢,


是一条鱼尾!


  


【2】


林彦俊整个人吓到死。


他远远的缩在船尾,惊恐的看着刚刚被自己亲手救上来的怪物。


人身鱼尾。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美人鱼?!


 


D湖素来被人称为鱼米之乡,鱼类繁多。可…可是,湖里竟然有美人鱼?


这不是童话故事里才有的剧本么!


而且,美人鱼不是应该在海里?!


湖里应该…湖里应该养的是小龙虾才对吧!


 


美人鱼上船后,却很乖巧、很安静的坐好,金色的长尾巴搭在船边,鱼鳍部分没入水中。


人鱼看着林彦俊黑压压的表情,也有点被吓到,怯生生的望着他,似乎不太懂得林彦俊突然变脸的原因。


人鱼不自然地咬着下唇,他看看林彦俊,又看看自己手中攥着的坏面包,而后就被面包完全吸引住了视线。


美人鱼闻闻气味,馋的舔舔嘴巴,而后开始专注的研究包装袋。


海里的人鱼,可能脑子泡的有点久,所以不懂拆包装,他用蛮力却笨拙的弄不出里面的食物,急的整个鱼尾啪啪的拍打水面。


 


这么萌蠢的美人鱼,看上去不像很危险。


林彦俊心里碎碎念,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试图跟人鱼讲话


“面包坏掉了,不要吃。”


也不知道鱼类听不听得懂。


 


人鱼却猛的抬头,一记眼刀甩给林彦俊,气鼓鼓的继续低头发狠的撕扯手中的面包。最后馋的没办法,干脆直接伸舌头去舔袋子。


 


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都是可爱又善良的。


而这个现实中的美人鱼好像也还不错。


林彦俊稍稍放下防备,从他随身的背包里翻出一个某品牌的小面包,还是橘子味的。


撕开包装袋,林彦俊放在掌心,伸出手臂,硬着头皮的递过去。


“你吃这个吧。”


 


人鱼看到食物,眼睛都亮了,他冲林彦俊笑的格外灿烂,而后猛地扑过来伸嘴去咬面包。


“不要咬我!不要咬我!”


林彦俊吓得差点扔掉面包,等他反应过来,才感受到掌心空空如也,以及人鱼轻轻舔过的湿热。


这感觉,是不是跟训犬差不多?


林彦俊咽一口口水,壮着胆子从书包里又拿出一个面包,问人鱼:“还要不要吃?”


人鱼眼睛亮亮的连连点头。


“你能听懂我讲话?”林彦俊收起害怕,准备好好跟这个鱼类聊个天。


人鱼望着面包有些迟疑,却还是乖乖点头。


也对,人鱼人鱼,一半是人,一半是鱼。而且童话里的美人鱼就是会讲话的。


“那你会讲话么?”林彦俊拿着食物循循善诱。


人鱼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仿佛转动的还有人鱼的小心思。


“我问你会不会讲话,你不回答,面包就不给你吃了哦。”


人鱼瘪瘪嘴,气呼呼的看着林彦俊,不满的拿尾巴拍水面。


林彦俊被逗笑,语气不自觉温柔下来:“回答我,就给你吃好不好。”


人鱼看看面包,又看看林彦俊,明显在天人交战中,最后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吃不到面包会整个鱼生都不好。


“我要吃这个。”


软软糯糯,清亮婉转。


人鱼的声音和童话故事里讲的一样美。


 


林彦俊怔愣一下,便笑了,伸手温柔的递给人鱼:“用手拿着吃。”


人鱼歪头思考,而后用手拿过面包,急忙忙的塞进嘴里,吃的脸上都沾满了面包屑。


一顿狼吞虎咽之后,人鱼有点怯怯的学林彦俊伸手的姿势,嘴里轻柔柔的嘟囔:“我还要…”


 


林彦俊又打开一个面包,递过去的同时慢慢靠近人鱼。


“你住在这片湖里?”


人鱼一边吃着一边摇头:“我被海底风暴卷进来,到了一个河水。我第一次到河水,找不到方向,就到了这里。”


林彦俊托着下巴思考…


前些日子的确有台风来着。估计这人鱼就是被台风卷进长江里,后来路痴的鱼傻乎乎逆流而上,就这么阴错阳差的到了这D湖。


“我把你送到大海里的话,你能找到家么?”


 


闻言,人鱼停止咀嚼食物的动作,眼神期盼的看着林彦俊,连连点头。


“你可以送我回家么?”


 


林彦俊温柔的笑。


幸好这头傻鱼遇见的是自己。


不然一只美人鱼随便交给公众渠道,都会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


可是…人类破坏的还不够多么?


海洋未知又纯洁的生命,就让它们安静的生活吧。


  


【3】


“呐…你藏在这水里等我。不要轻易浮上来,万一被别人看到,会有危险。”林彦俊不放心的嘱咐:“能听懂我的意思么?”


人鱼点点头:“我听懂。”


“我要先去准备点东西,一会回来接你。对了,你有名字么?”


人鱼眨眨眼睛,似乎在害怕,却还是下定决心一般,对林彦俊一字一句道:“尤…长…靖…”


“尤长靖…”林彦俊含着笑意重复一遍,伸手指向自己:“我叫林彦俊。”


“林…彦…俊…?”


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名字从人鱼口中说出来,美的好似天籁。


 


从H省到长江入海口的S市,这中间跨过很多省份。


人类首选出行方式自然是飞机。可如今,林彦俊要带着一只人鱼,人鱼可是过不了机场安检的。


而且,虽说尤长靖可以短暂离开水,但最长不过几个小时就要回到水中。


思前想后,林彦俊选择自驾车,同时沿路也好找一些落脚的地方让人鱼接触到水。


 


林彦俊安排妥当后再次回到湖中。


“尤长靖。”


湖面本平静,阵风带起细微的波痕,然后水面忽的冒出一个卷卷的脑顶。


“尤长靖,我来接你了…”


尤长靖从水里露出眼睛,抬头望着林彦俊傻傻的笑。


 


“你需要伪装一下。”人鱼上船后,林彦俊把自己的衬衣拿给人鱼。


尤长靖对着衬衣,翻来覆去的一脸蒙圈。


“这个怎么弄?”他看看林彦俊身上整齐穿着的布料,又看看自己手中的布料,很挫败:“我不会。”


 


林彦俊忍住笑声却藏不住酒窝,看着人鱼垂头丧气的样子,林彦俊温柔的哄他:“我来教你穿衣服,先伸手…”


“对…你这样胳膊就进去了,然后伸另一个胳膊。”


“接下来是系扣子。”


洁白的纯色衬衣,林彦俊只帮尤长靖系上第一颗衣扣,露出的肌肤却比衬衣更加白净。


“你看这样…第一颗就系上了。你来试试?”


 


尤长靖低头,笨拙的手却连准确捏住扣子都做不到,笨鱼还胡乱发脾气,鱼尾扑腾的拍打船面。


“哈哈…”林彦俊实在忍不住笑,伸手按住不安分的鱼尾:“嘘…小声点。万一被人听到就麻烦了。”


尤长靖也有样学样的伸一根手指在唇边“嘘~”,而后低声沮丧道:“可是我不会…”


看来,人鱼的胳膊虽然有力量,却并不够灵敏,很多事情都做不到。比如拆面包,又比如系扣子。


“我帮你吧。”林彦俊贴心的帮尤长靖系上所有衣扣,而后自言自语:“看来以后我要给你买不用扣子的衣服了。”


人鱼穿上人类的衣服,奇特的肌肤触感令他雀跃不已,尤长靖爱不释手的摸摸衣服,痴痴的傻笑。


 


林彦俊启动船,向着岸边驻车的方向驶去。


“尤长靖,海底的风景很漂亮吧?”


“对啊。”尤长靖趴在船边伸手戏水:“而且比这里干净很多。”


“你们的水很脏又臭…我都找不到干净的水草吃...很饿。”


林彦俊默默听着,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自己作为风景摄影师,走过多少名山名水,可是环境污染…即便正在治理,却也是杯水车薪。


人类不断污染河水,而无数污染的河水最终一起注入海洋。


生活在海洋的美人鱼,有没有被人类影响呢?


林彦俊看看身旁的尤长靖。


人鱼的鳞片晶莹透亮,人鱼的肌肤红润白皙,人鱼的头发…这后脑勺的头发上,这是从哪沾到的塑料泡沫!


林彦俊愤愤的靠近,伸手去拿尤长靖头发上的垃圾。


尤长靖正玩的开心,忽然感受到身后人类的动作,条件反射的回头懵懵的看着林彦俊。


“你干嘛啦…”


仔细的摘掉尤长靖发丝间的垃圾,被人鱼的语气和表情可爱到,林彦俊又忍不住伸手摸摸尤长靖的头。


来H省前,朋友都说这里的小龙虾很有名。林彦俊来了一趟,龙虾虽然没吃到,倒是幸运的拣回一条可爱尤鱼。


也是不虚此行。


 


行船抵达岸边。


“尤长靖,我抱你上岸。”林彦俊向尤长靖伸手。


人鱼扒着船边,很害怕的样子,不舍的望着湖面。


离开水去到陆地,对于人鱼来讲,怕是鱼生最大的挑战。


“我…害怕…”尤长靖嚅嗫着,可还是选择相信,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


让尤长靖双手搂住自己的脖子,林彦俊把他抱在怀里承诺道:“我会保护你。”


 


尤长靖胆怯的看着自己离水面越来越远,抱住林彦俊的胳膊也不断收紧: “林彦俊…我是第一次离开水。”


“相信我。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林彦俊安抚的拍拍尤长靖的背。


 


得到一次次的保证,人鱼安心很多。


尤长靖把头埋进林彦俊的颈间,轻轻摇晃鱼尾。


很幸运…


离开安全的海洋,我陷入的是你温暖的怀抱。


 


 


【4】


山间公路,一辆白色SUV像鱼儿般快速游过九曲十八弯的山坳。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人鱼,此刻却惊喜的趴在车窗格外兴奋,因飞速的汽车而惊叹,又因窗外的青山而雀跃。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这个!陆地上的山!”


 


林彦俊握着方向盘,余光扫过身旁坐着的尤长靖。


“这一带的青山绿水都很有名,我本来是到这边拍照片的。”


 


“拍什么?”尤长靖听到新鲜的词汇,好奇的扭头看林彦俊。


“嗯…没办法解释,下次有机会我帮你拍。”


“真的?”车内空间狭小,人鱼激动时候拍不成尾巴,就转而兴奋的拍手,表达自己雀跃的心情。


“林彦俊…”尤长靖低头摸摸自己的鳞片,语气自带撒娇的意味:“我有一点点不舒服哎…”


“忍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住宿的地方了。”


 


白色SUV拐个弯,驶入一家民宿。


驻车后,林彦俊从后备箱取出折叠轮椅。


在尤长靖鱼尾部分盖上厚重的毯子,确保不会露馅后,林彦俊才将人鱼抱出车外,仔细的放置在轮椅上,而后推进民宿。


 


“林彦俊…你可不可以快一点~”


尤长靖眼巴巴的望着林彦俊在浴缸里放水的背影,趴在床边急的直甩鱼尾。


“马上就好!”


林彦俊将花洒开到最大,而后转身回到床上去抱急不可耐的尤长靖。


“水!”


终于看到水的尤长靖一放进浴缸里,立刻扑腾着溅起水花,打湿林彦俊的衣裳。


林彦俊伸手蹭掉额头上急出来的汗,摇头轻笑的看着尤长靖撒欢的嬉水。


浴缸不大,尤长靖施展不开,就像个小婴儿一样缩在水里,让水没过自己的头,然后俏皮的吐泡泡。


 


“尤长靖…”林彦俊笑盈盈的唤他:“你们人鱼都这么可爱么?”


“你懂可爱的意思么?”


 


尤长靖歪头看看林彦俊,而后扬起明媚的笑容,还带着那么一点点小羞涩。


“我知道。”


“你夸我可爱。”


“尤长靖是可爱的人鱼。”


 


在水里撒够了欢,林彦俊又推着尤长靖出来觅食。


他发现这只尤鱼,嘴很馋。


这两日…他背包里的零食都被尤长靖吃光了。


 


“陆地上,有很多美食可以吃。”林彦俊带尤长靖到一家饭店落座:“但我不知道你能吃什么…所以,多点一些给你尝尝?”


尤长靖坐在林彦俊身侧,兴奋的连连拍掌。


“服务员…您家有哪些特色菜?”


“您好。我们这边最特色就是鱼了。清蒸鱼,红烧鱼,糖醋鱼,水煮鱼,鲫鱼汤都很受欢迎。”


服务员熟络的念出一大串经典招牌菜,然后停顿等着客人点单,却发现桌旁的两位客人神色迥异。


林彦俊捂着嘴,坏笑的乐不可支。


尤长靖则一副天塌了的崩溃表情。


“不!不!不!”尤长靖急切的伸手拍林彦俊的胳膊,抓着林彦俊的衣袖,很委屈很害怕的开口:“不吃鱼…不吃鱼好不好?”


“你不是说过鱼很可爱…”


“鱼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鱼…”


 


林彦俊被萌的心都化了,也不再逗人鱼,安抚的握住尤长靖的手,连忙对服务员讲:“我们不吃鱼。您推荐点别的菜色吧。”


 


等一大桌丰富的菜色渐渐端上来,人鱼完全一扫刚才的阴霾,激动的拍手,很心急的伸嘴去舔。


“烫!”林彦俊连忙制止他。


“这个好香!我要吃这个!”人鱼的手很笨,根本不会用筷子,又被林彦俊制止不让用嘴叼,尤长靖只能急切的摇晃林彦俊的胳膊。


“好好好…”林彦俊夹起一块糯米排骨,凑到尤长靖嘴边:“很烫哦,你要慢慢吃。”


尤长靖听话的伸舌头先舔一舔,确认好温度后才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我…我还想吃那个!”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尤长靖又盯着新端上来的鸡腿。


“你不吃鱼肉,别的肉却照吃不误啊。”林彦俊好笑的又拿过鸡腿,帮他吹凉。


“原来你是肉食动物,我还以为你只喜欢吃面包呢。”


“面包!”提起面包,人鱼眼睛一瞬间点亮了:“我最喜欢面包了!”


怪不得平常鱼塘里养锦鲤,很多人会用面包屑喂鱼吃。


鱼类对于面包的喜爱,果真是天生的。


“好啦,知道你最喜欢面包,但也不能天天吃吧。今天让你尝尝不一样的美食。”


 


人鱼又馋又心急,林彦俊手里忙活着喂尤长靖,自己根本顾不上吃一口。


尤长靖嚼着嘴里甜香的糯米排骨,而后忽然抓住林彦俊的手,乖巧的把林彦俊递到自己嘴边的鸡腿肉推回林彦俊唇边。


“林彦俊…你也吃。”


 


林彦俊被尤长靖贴心的举动暖到了。


原来,这只尤鱼这么乖巧又窝心。


伸手摸尤长靖卷卷的头发,丝滑温暖的触感都成绕指柔,通过手指缠绕住林彦俊的心。


应该送人鱼回去大海的。


可是,慢慢的…林彦俊却开始想偷走这只可爱尤鱼。


偷回家…悄悄养起来…该有多好。


 


【5】


旅途过半。


林彦俊的脚步却渐渐放慢…


他开始舍不得那么快就抵达海岸。


 


这日中午,林彦俊照例在途中找到一处有山有水的落脚点,让人鱼得到片刻休息。


这处野山有些偏僻,脚底的绿草都没了脚踝,郁郁葱葱。


尤长靖在一旁溪流中撒够了欢,林彦俊给人鱼穿上新买的白T恤,外面随意披一件白色衬衣没有系扣,然后抱回轮椅,推着尤长靖漫步在绿色海洋里。


 


林彦俊职业习惯的背着单反,看到不错的取景角度就停下来拍上几张。


尤长靖坐在轮椅上却并不老实,他被地上的草丛吸引注意力,忽然一只蝴蝶停驻,尤长靖伸手就想去抓它。


可尤长靖扑向蝴蝶的那刻,巨大的前倾作用力,没了轮椅支撑,让他整个失重扑倒在地。


而始作俑者蝴蝶小姐,却施施然飞走了。


林彦俊被尤长靖坠地的响声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就看到尤长靖脸着地,惨兮兮的趴在草丛里。


人鱼骨碌的滚了一圈,改成面朝上躺在草丛里,然后尤长靖拼命的想起身,却只能翘起鱼尾在绿色海洋中不断打挺又失败,打挺又失败…


草地很软。


人鱼无恙。


林彦俊放下心来后开怀大笑。


傻乎乎的尤鱼,真的太可爱了。


 


尤长靖愤愤的躺在草丛里喘气,生气的瞪林彦俊,委屈的直瘪嘴:“你都不要救我的么!”


边说着,尤长靖伸出双手,要林彦俊抱。


“别动!”林彦俊灵感一闪,拿过镜头,居高临下的对准尤长靖:“你别动,我帮你拍照。”


“拍照?”


想起林彦俊曾经答应过给自己拍照的事情,尤长靖高兴地展开笑颜:“我要拍照!”


尤长靖躺在草丛里,保持着伸出双手要抱抱的姿势,不自觉的对着上方的摄影师露出他最甜美的笑颜。


 


林彦俊接连按下几十下快门后,十分满意的收回镜头。


“哇…尤长靖,你这么有镜头感的么!”


林彦俊翻看单反相机内的预览图。


绿茵茵的草地上,尤长靖一身白衣,整个鱼都陷进绿色海洋,他的笑容灿烂又明媚,伸出的双手似乎想要融入某处怀抱。


林彦俊含着笑意收起相机,弯腰俯身,将尤长靖揽入自己的怀抱。


“尤长靖…你都不知道你这张照片拍的有多好。”


尤长靖乖乖的趴在林彦俊怀里,下巴放在林彦俊的肩上,美滋滋的闭上眼睛。


林彦俊怀抱的触感怎么越来越像海洋,如此令鱼深陷。


 


傍晚时分,林彦俊行车抵达某城镇的小酒店。


“林先生您好,您在网上预约的是大床房对吧?”前台服务生仔细核对信息。


“我定的是有大浴缸的那种。”林彦俊补充道。


前台小妹偷偷看一眼面前的两个帅哥…


大床房、大浴缸….


不自觉的脑补了什么,前台小妹脸颊有点绯红:“对,确认好了。您预订的就是带浴缸的大床房。”


 


带着前台小妹腐视的目光,林彦俊无奈的推着尤长靖进入房间。


很明显,这家酒店的大床房一般都是为情侣提供。


房间内的灯光设施都很旖旎,而且浴室卧室之间,是由透明玻璃隔开,只有一层纱帘勉强起到遮挡作用。


林彦俊走过去干脆把纱帘收起。


这样反而方便自己,在卧室就能看到浴室里尤长靖的状态。


 


夜晚。


尤长靖趴在大浴缸里悠哉的用尾巴撩水,林彦俊就在卧室桌前修修照片,顺手打开音箱,歌声流淌出来。


‘美人鱼的眼泪,是一个连伤心都透明的世界,地平线的远方一轮满月,童话般感觉,让我爱上有你的黑夜。’


‘传说中,你为爱甘心被搁浅,我也可以,为你潜入海里面,怎么忍心断绝,忘记我不变的誓言,我的眼泪断了线。’


 


自从遇到尤长靖这只人鱼,林彦俊不自觉听了很多关于美人鱼的歌曲。


浴室里忽然安静了很多,林彦俊下意识抬头查看尤长靖的状态,透过玻璃,就看到那只鱼安安静静的沉浸在歌声里。


 


“哪里在唱歌?”尤长靖抬头问。


“是这个…”林彦俊晃晃手机:“它通过音箱放出来的。”


“我有听到美人鱼。”


“对啊。”林彦俊起身走到浴室:“刚刚的歌曲的名字都叫《美人鱼》”


“人类为什么会唱我们人鱼?”


林彦俊靠在洗漱台边,看着尤长靖微笑:“因为一个童话故事。很久很久以前…美人鱼爱上了陆地上的王子。”


“我不想听这个故事。”不知为何,尤长靖忽然出声打断林彦俊,似乎有点抗拒的回避:“林彦俊,我们继续听歌好吗?…”


林彦俊觉得尤长靖话题转移的奇怪,却也并没深究,他顺着话题逗尤长靖:“你听得懂人类的歌?”


“我都会唱了好吧…”


“真的?!”林彦俊很惊讶,转而一想,童话中的美人鱼似乎本就是天生的歌者。


“那你唱给我听好不好?”


林彦俊向前一步,然后蹲下身,双手随意搭在浴缸边上,平视尤长靖的眼睛。


尤长靖却不自然的悄悄挪开视线。


“我妈妈说,人鱼不可以随便唱歌给人类听。”


“为什么?”


“因为…”人鱼垂下眼眸,鱼尾巴也默默的蜷了起来。


“因为…妈妈说,人类听到人鱼的歌声,就会爱上人鱼。”


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林彦俊眸色变深,他直勾勾的看着尤长靖,想也不想的开口:“所以…你不想让我爱上你?”


 


一下、两下、三下…


不知是时钟的滴答声,还是谁的心跳声。


林彦俊先反应过来。


他看似神色无异的摸摸尤长靖卷卷的头顶,装作平淡无波的开口:“好啦,不逗你了。”


“既然你的歌声那么重要,那就留着以后唱给重要的人听吧…”


人鱼没有讲话,只是怔怔望着咫尺间的眼眸,似乎陷入了林彦俊眼神的海。


尤长靖白皙的脸颊一瞬间像是桃花开了。


 


BGM——《水形物语》周深


【6】


S市是长江入海口,在这里,河水终将汇入海洋。


 


漆黑的夜,林彦俊驾车向着偏僻的海岸驶去。


斑驳的路灯深深浅浅打进车窗,林彦俊脸上平静,内心却早已如同海浪翻涌。


随着路灯...脑海里很多记忆的画面...一下下闪现。


 


一个好的摄影师,他的每张照片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


这一路上...林彦俊所有绿水青山照片的背后...都是尤长靖。


从H省顺着长江一路向东,途径的山山水水,全是尤长靖陪着他的身影。


是笑着闹着,拍着尾巴,趴在草丛,坐在岸边,窝在自己身旁的尤长靖....


 


林彦俊用余光注视着副驾驶的人鱼...


长途跋涉的疲倦使尤长靖晕乎乎的打着瞌睡,睡梦中的人鱼嘴里竟然还可爱的吐着泡泡。


 


再往前开...就是海洋。


所有的旖旎与妄想,都应顺流而下,奔腾到海不复还。


尤长靖酣睡中嘴角的泡泡“啪”的一声破灭了。


梦,该醒了。


 


海上生明月。


S市偏僻的海岸。


林彦俊推着轮椅,停驻在漆黑的海岸线。


海风吹透了人心。


 


“终于把你平安送回了大海。”林彦俊走到轮椅面前蹲下,与尤长靖清透的眼睛平视:“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林彦俊…”人鱼眺望着大海的怀抱,语气却并没有意想当中的欢快:“以后…我还能见到你么?”


林彦俊没有回答,而是让尤长靖圈住自己的脖子,俯身将人鱼从轮椅中抱起来,向着大海一步...一步慢慢走去。


“林彦俊!”人鱼有点急了,他紧紧搂住林彦俊的脖子,害怕那人将自己丢下。


“林彦俊!以后,我还可以见到你么?”


“我想见你。”


 


林彦俊停下脚步,怔怔看着怀抱里的尤长靖。


 


“以后,每个满月的夜晚,我都来这里找你好不好?”尤长靖小心翼翼的开口:“你会来见我的吧?”


尤长靖心里没底的望着林彦俊的眸子,再三确认:“你会来见我,对么?”


 


林彦俊知道自己本不该答应,可是,他望着尤长靖眼眸深处,却鬼使神差般的点了头。


 


海上生明月。


人鱼回到了大海。


海浪那边小小的人鱼,还在不断朝着岸边挥舞手臂。


“林彦俊..再见~”


“下次见面,还要吃小面包好不好?”


“林彦俊…我要走了哦~”


“下个满月再见~”


“林彦俊...再见~”


  


【7】


接下来的日子。


林彦俊依旧摄影、公益,行走在旅途。


可是,少了什么。


预览相机里的山水照片,还是类似的风景,却失去了灵动的魂魄。


 


每月接近农历十五的那几天,林彦俊都会停止一切行程。


不管国内国外,无论多远...林彦俊都会搭乘飞机,回到S市的某处海边。


只是为了他与人鱼的那个约定。


 


满月的夜晚。


林彦俊会和尤长靖诉说近期发生的故事,去了哪些地方,拍了怎样的照片。


尤长靖会跟他讲海底的山、海底的水,瑰丽壮观的风景远远美于陆地。


林彦俊开始有了品尝美食的习惯,因为每次满月,他都要打包很多人间美味来到海边。


尤长靖总是满足的大快朵颐,但最后,不管吃到多撑,还会向林彦俊要他最爱的小面包。


 


一人一鱼,坐在海边的沙滩上,望着明月,数着海浪,不知不觉度过半年的时光。


半年。


其实也不过短短六个满月。


可是危险却已经发出讯号。


 


第七个满月。


林彦俊照旧拿着满满的食物来海边。


“尤长靖~”他对着漆黑的海岸低声呼唤。


鱼类在水中可以感受细微的声波,每次林彦俊低声呼唤,尤长靖都会迅速的冒出头来。


而今日...


“尤长靖~”林彦俊再次呼唤,人鱼才迟迟的冒出卷卷的头顶。


尤长靖依旧喜笑颜开,却挡不住眼底的倦色。


 


“你是不是不舒服?”林彦俊敏锐的察觉到人鱼状态不对。


尤长靖扯起笑容,却掩盖不了脸色病态的白:“可能吃坏东西吧。”


人鱼吃坏东西?


海底的鱼虾海草难不成还会有保质期?


尤长靖这个借口足够蹩脚。


这时林彦俊眼尖的看到...尤长靖白皙的手臂间,有一些斑斑点点的青色。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林彦俊一把抓住。


“恩?”人鱼懵懵的看着自己手臂上奇怪的青斑,鱼类的脑子只以为是脏东西,伸手蹭蹭却发现并不能擦掉。


 


林彦俊终于意识到一个最严重的问题。


水污染!


S市是长江流域的入海口,各省市的污染物最终都会汇集这里,再灌入大海。


这方圆里的近海浅滩,都深受其害。


一直生活在纯净海底的人鱼,根本忍受不了这样的水质。


尤长靖为了等自己,会徘徊在浅海,会吃浅海里的水草,甚至会误食一些人鱼根本不懂的危害品。


满月的相见究竟有什么意义?


林彦俊带给尤长靖的,不过是逐日累积的伤害。


 


“尤长靖…”林彦俊无力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神里只有下定决心的坚定。


“怎么了?”尤长靖即使身体不大舒服,却依旧高兴的捧着面包啃食...他从面包屑中抬头,却撞上林彦俊异常严肃的脸。


一时之间,人鱼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是人类,你是人鱼。我们的相遇只不过是一场意外。”


尤长靖默默的放下手中的面包,凝固微笑,等待林彦俊的后文。


“人类会带给你们太多伤害。”


“尤长靖,我想保护你....”


“所以...以后,我们不要再见了。”


 


听完林彦俊最后的结论,尤长靖不能接受的瞪大眼睛:“为什么?!”


 


“人类附近的海岸都被污染了,是这些污染伤害了你的身体...长此以往,你会生病,会痛苦,甚至会死亡。”


 


“鱼都是会死的。”尤长靖的语气却格外的理所当然:“既然都会死,我不怕。”


 


可是,我怕。


林彦俊开口:“我之所以送你回到海洋,就是希望你安全幸福。”


“如今,我们的见面对你而言除了伤害,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会再见你了。”


 


闻言,人鱼受伤的愤然扔掉手中啃了一半的面包,大声反驳:“我不要!”


 


林彦俊对发脾气的人鱼束手无策,他懂得的道理,人鱼不懂...人鱼拥有的无畏勇气,他没有。


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人鱼受伤或是死亡。


争吵无益。


林彦俊站起身:“尤长靖,你别坚持了。我只希望你在海底生活的好好的。”


 


“不行,不可以,我不要!”人鱼生气的用鱼尾拍打海浪,以此表达自己的抗拒。


 


“我走了。”林彦俊不想再纠结。


既然要离开,就走的痛痛快快。


相信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尤长靖,你好好的...再见。”


说完这句话,林彦俊就转身离开。


 


“林彦俊!”


尤长靖追着林彦俊的脚步,费力的拖着尾巴在海滩上爬行,尖锐的沙石划破人鱼的肌肤,尤长靖顾不得疼痛,却只见林彦俊愈来愈远。


“林彦俊!”


尤长靖崩溃的喊那人。他真的不敢相信,林彦俊会走的那么决绝。


“林彦俊!你不管我了么!”


“林彦俊!”


 


林彦俊一口气走出好几米远,而后终于受不了尤长靖带着哭腔的呼唤。


他停在原地...崩溃的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林彦俊停下来,尤长靖的眼睛一瞬间点亮,他连忙抹掉脸颊上的泪痕,轻轻柔柔的开口。


“林彦俊,你不要走..好不好?”


 


“尤长靖。”林彦俊背对着人鱼开口:“你不要坚持了...我真的不会再来了。”


 


如何才能挽留?尤长靖哽咽着。


忽然,他想到歌声。


对啊...还记得妈妈说过,人类听到人鱼的歌声就会爱上人鱼。


如果林彦俊爱上自己了,那他是不是就不会离开。


“林彦俊…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崩溃边缘的尤长靖,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美人鱼的眼泪,是一个连伤心都透明的世界~ ’


尤长靖清雅婉转的歌声,仿佛像穿过海上烟雾的灯塔,空灵却又温暖,在漆黑的海岸悠扬的飘散。


‘地平线的远方一轮满月,童话般感觉,让我爱上有你的黑夜。’


 


“够了...”林彦俊捂住耳朵,对着背后的人鱼无力的开口:“你别唱了....”


 


“林彦俊...”尤长靖啜泣着。


妈妈说过人类听到歌声会爱上人鱼的,妈妈说的话一定是真的。


尤长靖忐忑不已的问那人:“林彦俊…你有没有爱上我?”


“我唱歌给你听了。你有没有爱上我?”


 


林彦俊闭眼道:“没有....”


 


尤长靖痛苦的咬唇:“我不相信。肯定是我歌唱的不对。”


“我换一首好了….”


 


“尤长靖..…”林彦俊语气一冷。


“我不会爱上你的。”


 


从未想过…我对你第一次的谎言,竟是这般。


伤你八百,我自损一千。


 


林彦俊转身,不顾尤长靖趴在海岸上哭泣的歌声。


他慌乱的奔跑,好像如此就能逃离人鱼的爱情。


 


【8】


三个月,能改变什么?


林彦俊逃避了三个月。


他不敢再去海岸,任凭思念的海洋淹没自己。


每当想念的时候,林彦俊就会拼了命的去做公益。


三个月,林彦俊辗转在各大环保协会当中。


污染,真的该要停止了。


继续下去,终有一天人鱼生活的深海也难逃厄运。


林彦俊决心离开人鱼,但更决心保护人鱼。


 


林彦俊让自己疯狂的忙了整整三个月,而后才第一次有了短暂的休息日。


可是…满脑子都是尤长靖趴在海滩上哭泣的歌声,挥散不去。


去看看吧。


即便这天并非满月,尤长靖根本不会出现。


林彦俊只是想去看看。


他真的太想念了。


看到山、看到水、看到绿草、看到任何,他都会拐个弯想到尤长靖。


他回到深海里,有没有好好的呢?


他还难过么?


他快些忘掉林彦俊吧。


 


林彦俊消瘦的身影...时隔三个月,终于再次出现在S市的海岸边。


 


夜晚的海浪翻滚着,偶尔夹杂着一些垃圾,潮进潮退中,搁浅在沙滩上。


林彦俊沉默的行走在海边,遇到垃圾,就皱着眉头弯腰去捡。


抬头望望天,灰蒙蒙的。


自己拍摄的绿水青山图,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难道,几十年过后,被留下的只有照片,却再无青色么?


林彦俊停驻的仰望苍穹,如果没有遇到尤长靖,他或许永远都不会有如此坚定的信念。


 


很多人类总认为环保并没有那么紧迫的威胁感。


之所以不紧张,是因为不爱。


试问,如果你的爱人正在承受污染带来的伤害,你还会无动于衷么?


 


怔忪时,林彦俊却察觉到不远处冒出一颗卷卷的发顶。


林彦俊揉揉眼。


不可能。


一定是自己恍惚了。


尤长靖怎么可能在这边?


难道?!


 


惊讶之际,人鱼已经浮上海面,游到林彦俊的身边。


三个月了,难不成….尤长靖根本就从未离开?!


他一直守在这片海,等着自己再次出现。


 


“尤长靖…”


林彦俊百般感受堵在心口,再次见到人鱼仓皇失措的他根本不知该要如何。


 


尤长靖怯怯的望着林彦俊,也同样是不敢置信的眼神。


而后,人鱼努力扬起最美的一个笑容,并且伸手递给林彦俊一件东西。


是一片金灿灿的鳞片。


 


林彦俊没有接住。


因为他看到了尤长靖双臂上深浅不一的大片青紫痕迹,还有水下已然黯淡失色的鱼尾。


 


“三个月,你一直留在这里?!”


林彦俊说不上是愤怒居多,还是心疼居多。


如果他来得再晚一些。


五个月?八个月?


尤长靖会不会等死在这片肮脏的海洋。


 


尤长靖脸色很差,可是却像是完全不在意一样。


他拼命扬起最美的笑容,固执的将手中的鳞片塞入林彦俊的掌心,示意他收好。


 


“尤长靖。”


林彦俊显然低估了人鱼的执着。


他要怎么办才能让尤长靖失望的彻彻底底?


林彦俊不自觉的收紧握住鳞片的手掌。


 


既然谎言已经开始,那便用更痛的谎言当作结束。


 


“尤长靖。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林彦俊装作冷漠的开口。


 


尤长靖抬头望着林彦俊,安静的眨眨眼睛。


 


“我要结婚了。”


林彦俊死死盯住尤长靖的眼睛,试图让自己的谎言更有说服力。


“你知道结婚什么意思么?”


“我一生都会守护那个人....”


“我再也不会来找你,我会忘掉你。”


 


尤长靖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而后的眼神从空洞、到无措、再到绝望。


 


“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遇见了我最爱的人。”


“你懂了吧?”


 


尤长靖死死咬着下唇...泫然欲泣。


 


林彦俊从来没有见过尤长靖这样的表情,一瞬间剧烈的心痛让林彦俊再也说不出其他谎话。


伤害他的身体,亦或是伤害他的心灵,哪个更痛?


林彦俊不知道。


他只知道,一个又一个谎言的叠加,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这样也好。


既然忘不了,那干脆就让这份念想破碎掉。


 


海水倒映着天上的月,都是斑驳残缺的碎片。


这夜的海很凉。


人鱼四季都生活在海里,本应不会怕冷,可尤长靖却在风中颤抖着。


尤长靖蠕动着嘴巴,很费力的样子,似乎拼命想要说出什么。


“咳咳....”尤长靖痛苦的咳嗽,不自觉的伸手捂住嗓子,似乎难忍疼痛。他却不管不顾的开口....一串破碎喑哑的声音,才从尤长靖的唇边溢出。


“我懂了。”


 


“你的嗓子怎么了?!”


林彦俊一个激灵,尤长靖的声音像是砂纸一般摩擦着硬挤出来的。


 


“我知道美人鱼的传说。”


尤长靖忍受着嗓子剧烈的疼痛,破碎喑哑的说着看似毫不相关的话。


“人鱼爱上陆地的王子。”


“可是...王子不爱人鱼。”


“人鱼最后变成了泡沫。”


 


尤长靖抬眸对上林彦俊的视线,歪着头,似乎是有些不舍的再看对方最后一眼。


一滴泪自眼角滑落,吹散在风中。


尤长靖笑容很凄美。


“原来美人鱼的传说,不是传说。”


 


林彦俊急了,他连忙质问:“尤长靖!你这话什么意思?!”


 


尤长靖没有回答。


他只是深深的望着林彦俊,死死的咬着唇,倔强的一句话都不肯再说。


 


“尤长靖!”


林彦俊慌了,他想要解释,却被太多谎言梗住胸口,不知到底该要从何解释。


 


尤长靖自嘲的笑,无声的流泪。


喉咙处的疼痛令人鱼不自觉的抽搐,可是尤长靖却剧烈喘息着,努力说出最后的话。


“你不过是想让我永远离开。”


“我懂了....”


 


尤长靖抹掉眼角的泪,心如死灰,转身飞快游向大海。


这次…连一句再见,都不肯留下。


 


徒留林彦俊伫立在海岸,嘶哑着呼唤尤长靖离去的身影,猩红了眼睛。


 


林彦俊编造谎言不过想要那人死心,


却不知轻重的害了那人心死。


 


自此以后。


下一个满月…


又一个满月…


一年…


三年…


许许多多年……


这一次换林彦俊守候在海岸,尤长靖却再也没有出现。


 


【9】


摄影展馆内。


老师驻足在绿水青山系列展图前,语调温柔:“传闻都说,林彦俊先生是一个很爱鱼的人。”


“他把鱼尾当作自己的LOGO,放在每幅作品的角落。”


“而且听说林先生也是不吃鱼肉的。”


“可能...热忱环保、热爱山水的名家,也会爱屋及乌,爱绿水青山中的鱼儿吧。”


 


展区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幅摄影作品,老师带领着学生们,一一走过,一一看过。


最后来到一个展台。


展台上放置的是触屏电脑,上面显示的是林彦俊《绿水青山图》整本影集的电子版。


“展区陈列作品有限,大家可以通过电子产品感受下林彦俊先生的整体作品集。”


 


孩子们围绕展台,纷纷翻看。


 


“林彦俊先生不仅是优秀摄影师,更是著名公益家。”


“他一生都致力于环境保护与发展,尤其是河水污染及海洋治理。如今…我们的环境变得更加美好,林先生具有很大推动作用。”


“所以,林先生值得我们记住。”


 


“知道了~”孩子们异口同声回答。


 


“可惜…”老师一丝叹息…


“林先生奔波于公益事业,不仅一生未婚,后来又积劳成疾,肺部患了重病。”


“重病之际,林先生却决定重走过当年拍摄《绿水青山图》时走过的风景。”


“时隔二十年的两套风景图,林先生按照相同地点、拍摄角度依次对照,整理成我们眼前这本摄影集。”


“它们唯一不同的是时间,也是二十年来我国青山绿水的修复与发展。”


“林先生的环保态度影响了很多后人…”


“如今我们环保事业做得更有成效,想必…林先生会很欣慰吧。”


 


“老师~”这时一个孩子举手。


“这不是风景集么?为什么尾页的照片是一张人物照?”


电子屏幕上展示着林彦俊摄影集的尾页。


一片绿草如茵,一个明媚的白衣少年躺在草地,伸手像要拥抱蓝天…


 


老师解释。


“业界评论都说这是林先生画龙点晴之笔。”


“有句古话说:青山绿水人常在。”


“林彦俊最后将人物照融于山水图中…是寄托了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愿景。”


 


孩子们发现,这张人物照片上林彦俊亲笔提了字。


 


  尤记多情


  长此以往


  立言不朽


  青山常在


 


“这里写了成语哎…”低年级小朋友错了顺序的念叨:“尤、长、立、青?”


“你顺序念错啦…要横着念才对哦。”


“不过‘尤记多情’这个尤字,林爷爷写错了吧…”


孩子们小声讨论。


“那是文人会用的别字啦!”老师笑着去给学生指正。


 


但其实这并不是别字,而是林彦俊的有心。


这四个成语本就是有藏头的,只是不会有人发现,更不会有人懂。


尤长立青。


尤长靖。


  


 


电子摄影集播放完毕,又滚动播放回到了首页。


摄影集的扉页上,也呈现出林彦俊的字迹。


 


老师看着扉页上林彦俊写下简短的几句话,心下却是无尽的感慨。


“大家知道林彦俊先生是怎么去世的么?”


 


孩子们目目相接,不知情的摇头。


 


“《绿水青山图》这部作品发布后。”


“林先生,选择自己结束了生命。”


“没有人想到…林先生最后…选择了跳海自杀。”


“或许对他来讲…结束在海洋要比结束在病房幸福很多吧。”


 


老师惋惜的摸摸学生的头。


“而且…林先生去世那天,刚好是农历七月七日。”


“很多人说,林先生一生未婚,是为了等一个已经离开的爱人。”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像是牛郎与织女…一个在人间一个在天上。等到七月七那一天,他们跨过那一道银河,终于可以相见了呢……”


 


展台上电子屏幕莹莹的光芒,缓缓播放着摄影集扉页上…林彦俊写下的话语。


这也是他的绝笔。


 


  我想变成一只鱼。


  很想很想。


  日复一日的想,年复一年的盼望。


  想到…我都开始渐渐忘了呼吸。


  想到…我已经感受不到了空气。


 


  很多人说我是生病了。


  可我不这样认为。


  我觉得,是我的梦想快要实现了。


  因为变成一只鱼,首先就该要忘掉呼吸。


 


  我想,马上…我就会长出一条漂亮的鱼尾。


  金色的鱼尾。


  然后,纵身跃入大海。


 


  如今的海更干净了。


  我更幸福了。


  ---林彦俊 


  ---七月七日 晴


 


 


BGM 人物感情曲 ——《七月七日晴》 许慧欣 


 


说了再见  是否就能不再想念 


说了抱歉  是否就能理解了一切 


眼泪代替你亲吻我的脸 


我的世界忽然漫天白雪 


拇指之间还残留你的昨天 


一片一片怎么听见完全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  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  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黑夜忽然变白天 


我失去知觉  看着相爱的极限 


我望着地平线  天空无际无边 


听不见你道别 


 


七月七日晴 


我…失去知觉 


天空…无际无边


 


 


【10】


故事的结束,在海洋。


 


海洋深处有一片巨大的美丽珊瑚。


珊瑚里,一只小美人鱼在听人鱼妈妈讲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只人鱼爱上过陆地上的王子。


然而最后,人鱼却变成了泡沫。


很多很多年以后,又有一只傻傻的人鱼,不惧危险的爱上了陆地上的王子。


 


人鱼天真的想要永远和王子在一起。


 


传说中,人鱼用美妙的歌声可以向海巫婆换得一个神奇魔法。


魔法可以帮助人鱼达成心愿。


于是,人鱼想尽办法找到了传说中神秘的海巫婆。


 


海巫婆拿走了人鱼的声音,然后从人鱼尾巴上取下一枚金色鳞片,并注入魔力。


海巫婆告诉人鱼。


只要王子心怀爱意的握着魔法鳞片,甘愿坠入深海。


那么,王子就会长出漂亮的鱼尾。


王子将重生...变为人鱼。


 


人鱼握着魔法鳞片在人类的岸边等啊等啊…


他足足等够三个满月,才等到王子再次出现。


可是王子却告诉人鱼,他要和心爱的人类结婚了。


 


海巫婆曾警告过人鱼。


如果王子不愿来到海洋,人鱼将受到魔法的反噬,他会变成石像沉入海底,永无止境的等待下去。


但如果,人鱼将魔法鳞片扎进王子的心脏,那么魔法就会抵消,人鱼就能平安的回到海洋。


 


人鱼太爱王子了。


他怎么舍得伤害王子。


最后,人鱼只是将魔法鳞片当做分别礼物送给王子,自己却哭泣着缓缓沉入海底。


 


以前,曾经就有一只人鱼爱上人类,最后却变成了泡沫。


而后,又有一只人鱼爱上人类,最后变为了石像。


 


自此以后,每个人鱼妈妈都会教育宝宝:人类是危险的,我们再也不要去爱上人类。


 


可是,后来…


大约过了二十年,海底深处的人鱼石像却露出了金色的光芒。


人鱼竟然奇迹般的从石身中破出。


 


与此同时…


人类王子漂浮在海洋里,他手中紧紧握着那枚金色鳞片,已经没有了呼吸。


 


没有人想到,时隔二十年,人类竟会握着魔法鳞片坠入大海。


 


当破除石身的人鱼游过去拥抱住人类王子那一刻,


王子奇迹般的长出了鱼尾,


是一条金色的鱼尾。


 


原来,人类不是不爱,而是比爱更爱的守护。


二十年时光里。


王子为了一只人鱼,守护了整片海洋。


 


 


“再后来,人鱼与王子初遇的地方,被当做人鱼一族的爱情圣地。”


人鱼妈妈搂着小人鱼,语调温柔缱绻。


“那个地方,妈妈和爸爸也曾经去过。”


 


“妈妈…他们相遇的地方在哪里呀?”人鱼宝宝搂着妈妈的脖子好奇。


 


人鱼妈妈笑着扬起手臂,指向一个方向。


“从这里出发,一路向东。会遇到一条大河。”


“顺着大河逆流而上,穿过城市后,慢慢沿途会有美丽风景。”


“那里水绿、山青。”


“继续游几日,就到了一个湖泊。”


“是绿水青山中包围着的大片莲蓬湖。”


 


那里...


就是人鱼一族向往的爱情圣地。


 


那里…


就是尤长靖遇到林彦俊的地方。


 


【完】


 


林彦俊人物曲——《化身孤岛的鲸》 周深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我有着太冷太清的天性


对天上的他动过情


 


而大海太平太静


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的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你与太阳挥手


也同海鸥问候


陪我爱天爱地的四处风流


 


只是遗憾你终究


无法躺在我胸口


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你的指尖轻柔


抚摸过我所有


风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


 


你眼中有春与秋


胜过我见过爱过的 


一切山川与河流


 


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


让你如同王后


 


 


尤长靖人物曲——《水色物语》 周深


 


与你在孤独时相遇


期待的心 像一颗水滴 坠落到海底


从这一刻起 我已属于你


 


你是我水里的氧气


即使我能潜入深海


任由你控制我的呼吸


 


请带我走进 你的眼睛


当你看着我 我就是最真实的自己


 


我不会再把爱藏起


纵然不曾开口歌唱


愿你会听见我的声音


 


当我再次张开眼睛


蓝色世界如我的梦境


慢慢的靠近


 


伤痕的印记 已被你抹去


空白的记忆 原来一直在等你


 


爱是水做的你 每当我想起 


温暖身体紧紧 的相偎依


 


爱是永恒的你 另一个自己 


不用言语说明 就随你去


 


 


【最后作者的碎碎念:】


一切都是故事剧情需要。


尤长靖的嗓子会一直美下去的,


林彦俊一定会健康长命百岁的。


阿门。


 


下一棒 @来自星星的柚子 


 让我们期待收官作品


看樱桃老师答出风采。


 


 



评论

热度(4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