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贝卡

zdjszd

【长得俊】以梦开头(一)

好愛!!!

焉知愁:

#不安于现状助理橘×歌手柚 ooc有
#严重拖更患者 更新随缘〒▽〒
——
“梦想两个字
其实是以梦开头
通过自己现实中的努力
却不一定能完成心中所想”
——
壹.
「2017.6.24 晴
今天,我有了第一个助理啦,他叫林彦俊,但是人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不过人倒是长得很帅,但是没我帅,哼哼。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呢。——尤长靖 」

“你好啊,我叫尤长靖~”
“林彦俊。”短促带着台湾腔的淡淡的一声。
“林彦俊?”糯糯的声音像一阵不燥的微风轻拂过林彦俊的心。当时的他被突如其来的柔软声音扰得心神不定,为了掩饰内心奇怪的慌张,他死死盯着尤长靖的眼眸。
这就是尤长靖和林彦俊的初识。

当时刚刚参加了一个养成向综艺由于在综艺里镜头不少,凭借着惹人欢喜的性格和清澈明亮的声线,获得许多观众的喜爱,成功出道。公司要给因一炮而红而通告满天飞的尤长靖待遇升级,帮他找个助理,可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辅助他的演艺事业。开明的公司让他自己去挑助理。当时应聘的人很多,多数是尤长靖的女友粉企图编织出小助理和大明星的言情,或是一些有经验有职业素养的应聘者。尤长靖现在回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中意这些温润的人,偏偏在人群中看到了林彦俊这人——一个孤傲的人。
那时的他戴着一个黑色牛仔布鸭舌帽,微蹙的浓眉,一双葡萄大的眼睛,露出淡漠的灰色的光芒,整个人有说不清的清高和傲然。他似乎没有别人那般渴求的眼神,但就偏偏引起了尤长靖的瞩目。
“就他好了……”尤长靖指了指林彦俊,点了点头。
公司派来的代表有点吃惊的看着尤长靖,况且林彦俊简历真的不太适合做助理。代表企图由他的专业是导演系从而劝说尤长靖换个人。
尤长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执着,还帮这个陌生人说话,跟代表辩驳——导演系的话,挑剧本很有眼光的。本来代表还想多说几句,但是看着尤长靖一副非他不可的样子,也说不了什么,默许了这组性格迥异的搭档。

之后尤长靖每每想起都觉得自己真的是明智得不可思议,一反平日的听话和乖巧,异常执着坚持把林彦俊留在身边。
也许就是一刹那的执着勇敢让缘分有了开始。

贰.
「2017.6.28 阴转晴
上任这段时间我觉得我挺尽责的,不就是不笑么……动不动就向跟自己不熟的上级笑不会很谄媚么……
这个大明星说要惩罚我,叫我去帮他排官老哥火锅的队。去就去有什么好怂的,结果我发现我错了——队伍长倒没事,我有耐心,但是有些人插队是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守规矩,我客气说了还不在意,要不是我不想惹事,我真的要送拐了!
本来我一肚子气排到了座位,可是该死的尤长靖,看他吃火锅的时候灿烂的笑容,我居然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都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希望我能被看上去拍那部文艺片哎……早日脱离当助理的日子。——林彦俊」

“给我多一点伞诶!”尤长靖有点不满意的娇嗔,这个助理上任以来,整天一副臭脸,也全然没有助理的感觉。
“哦,不好意思。”林彦俊把伞往里挪了挪,侧目看了看,又挪了挪,让伞檐把尤长靖包裹起来。
“这样你不冷嘛?”
“没事,我抗冻。”林彦俊轻启薄唇淡淡地说。实则他的心像浸在温水里一样,被关心的温度让他感到有些局促不安。他神色愈发冷酷,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两人像心有灵犀一般,尤长靖把他的胳膊搭到林彦俊比他高一些的肩上。林彦俊感受到了肩上真切的重量,他下意识地挺直了身子。
“你肩上没什么肉啊,太瘦了啦。”尤长靖扬起甜甜的笑,调侃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是盒饭不ok的部分。”
“那我给你烧饭吃,啊啾!啊啾我烧的好吃!”尤长靖揉了揉鼻子。
林彦俊蹙了一蹙眉,用手抓住尤长靖的手,这家伙手怎么有点烫,这么大个人也不会照顾自己。他没好气的问了一句:“怎么这么烫!”
忽的被握住了手,尤长靖有点不适应,本想挣脱,可是那只手力气却很大地把自己手裹起来了,他有点难为情地说:“没,没事的啦!”
风裹挟着雨排山倒海之势,夏季的暴雨摧残着法国梧桐的老树枯枝。随着风而来的是,记者站姐的碎语。
“这个尤长靖怎么和他的助理,两个大男的手牵着手啊,这个助理还有点帅……”
“这两个人怎么看怎么粉红爱心,在大雨中同撑一把伞。”
“啧啧啧,两个人靠得越来越近了呀。”
“明天八卦头条有着落了!”

“快上车,外面风大。”林彦俊已然顾不得那么多的闲言碎语,为了护住尤长靖让他别淋太多雨,只好用胳膊裹挟住尤长靖,一边在心里吐槽这人怎么这么重,一边担心他受凉而急匆匆的往保姆车方向冲。
路上的雨越下越大,尤长靖情况似乎也没有好转。好不容易冲进了车,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很周到地给他裹了毯子,递上保温杯。他凝望着车窗外在雨中焦急地打着电话的林彦俊。
他的刘海被雨水打湿,服帖地贴在额上,蹙起的眉变成一个小丘,眸子低垂,雨水从修长的睫毛上滴落,划过脸颊,湿透了衣衫……他不觉得湿冷么,他好像很关心我……尤长靖盯着窗外看怔了。
“嘿!呆瓜,看什么看?”林彦俊打了经纪人好几个电话打不通,满怀的怒气,自然没什么好气。
尤长靖眨了眨眼,发现窗外人已经进了车,只余一帘雨幕无情地落下。
“经纪人接电话了?”尤长靖被低温的烧的有点乏力。
“没打通,我送你回家。”林彦俊启动了引擎,“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嗯……”尤长靖不知怎么就安然地睡去,不知何来的信任。
夜幕已深,高架桥上有些冷清,雨刷唰唰,林彦俊窝着一肚子不知哪里来火气,一边开车边嘀嘀咕咕“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吼!”但是忽然的一瞥仿佛触动了什么,林彦俊便久久挪不开目光,单面镜里熟睡的人,和那微微颤动的睫毛。他的怒气像遇到包容的柔波,被缓缓抚平。
车外深夜的霓虹不同于往日灯冰冷绚烂,在林彦俊眼里如今却也有了几分温度,他的嘴角不自知地上扬,漾起酒窝。

叁.
尤长靖感觉到整个人陷在无尽的混沌之中,身下像有一只干枯的魔爪死命的想要把自己拖如无底深渊般,而被高烧折磨的憔悴的躯体已经没有什么挣扎的力气。唯一努力保护自己的支撑力是一双强有力的手臂,仿佛波涛汹涌的海上的诺亚方舟……
朦胧中,恍惚中,那个抱着自己的人竟然是林彦俊。那个傲然的人,那被上帝偏爱的皮囊,混着绚丽的霓虹,漆黑的夜,还有他脸上那不可思议的担心和焦虑。尤长靖的心在跳个不停,不知道是发烧生病的缘故,还是……尤长靖不再想去了,这种念头要及时打住,但是心脏像不受控制般的,愈演愈烈,像打击乐表演滚奏的高潮,混着发烧和害羞,心脏像是灼烧了一样。浑身上下不收支配地颤抖。
林彦俊感到自己怀里的人整个人都在颤抖,俊秀的浓眉拧成一个结,沙哑地说:“坚持一下,别怕我在。”
“别怕我在。”嗯……林彦俊的声音真的好温暖……
之后,这句话成为了,在浑浑噩噩中,支持着尤长靖的一抹温暖,一种陪伴,一种信仰——
“来,吃一口……”
尤长靖迷迷糊糊中一股温热的粥划过发炎的咽喉,滑至胃底,即使没有嗅觉,仍然能感受到一星半点从味蕾深处回味起鲜美,砸吧砸吧嘴,小声呢喃:“你烧的饭很好吃啊……”
“咳……那多吃一点……”尤长靖的病语呢喃,却传入情感细腻的林彦俊的耳朵里变成了一种魅惑。
“不……我难受……”尤长靖孩子气的举动,让林彦俊有些手足无措。
“张口。”林彦俊无奈地一口口喂着,一直以来的怪脾气在这时候怎么却撒不出,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何来的好性子。

也许因为少米粥入肚,尤长靖的情况稍好些,间歇的烧退下去了些。他睁开疲乏的眼,看见厨房灯影下,洗碗槽那边立着一个高大消瘦的背影,围着围裙,正在洗碗。在暖色灯光的映衬下,冷酷的人柴米油盐,也有了温暖的感觉。尤长靖有点不认识眼前的林彦俊,觉得好不真实。他不知道是因为生了病就有些敏感还是怎么样,竟眼眶微微湿润,自从自己离家学习音乐,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也短了;本是好人缘的尤长靖,因为成名,那些曾经的友谊大多都因为名利也变得有些不纯粹……这样的温暖,在忙碌和名利之间变得有些格外容易感动孤独地走在逐梦路上的人,比如尤长靖。
触景生情的尤长靖,轻轻合上眼,任眼泪留下,但那个眼泪是不涩的,他的嘴角是有笑意的。

「2017.7.2 中雨
今天乱七八糟的,尤长靖那个家伙高烧病了。活动结束时候不还有力气生龙活虎地甩脸色,他那么大个人,自己都照顾不好……算了,今天是我失职。——林彦俊」

那夜,尤长靖的高烧复发。林彦俊喂水敷冰袋量体温,不太照顾别人的他显得有些慌乱笨拙。
“不……不要……我害怕……”林彦俊正忙碌于照顾这个病情不稳定的病人。尤长靖忽然的大动作有些吓到他,他慌忙跑去。
“我在我在,我一直陪着你。”林彦俊企图说些平复他心情的话。
“别放手……”尤长靖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近乎于祈求,那一刻,他像一个被黑暗无助笼罩了的无比脆弱的人。
一双修长的手扣住了一双微微颤抖的手,分明的骨节很有力地扣着。两双手十指相扣,掌心紧贴。
这一扣便是一夜,直到第二天尤长靖睁开眼,看见一旁守着自己累到熟睡的林彦俊,和那对相扣的手。那天清晨的阳光在尤长靖的记忆里明媚无比,阳光从林彦俊熟睡的身子后穿过,像无数金色的鸟雀在他消瘦的背上雀跃,朝阳的余晖晕染了他的侧颜……那一刻,无法否认,一南一北的两块磁铁,产生了吸引。
凝望着林彦俊修长的手指,尤长靖从疤痕看到到骨节再看到手纹……他就在想,这么一双手,做助理屈才了。这个傲然的少年,心里也许有一个执着着的梦,像自己一般。不过自己不知道罢了,自己不知道他的还有很多,想到这里尤长靖神色黯淡。他自己也没发现自己情绪最近大起大落,而总是关于“林彦俊”这三个字、这个人。
尤长靖那时没敢告诉林彦俊什么,比如自己偷偷地很仔细地看他的手,比如他手紧扣自己的那个后半夜自己睡得很安稳。
林彦俊也没告诉尤长靖,自己是如何地担忧他、似乎超越了还人情的那种关心,也不敢确定的告诉他,自己心里其实有在乎他。
也许是彼此都不确定,也许是都觉得彼此不过是过客,不必过多牵连,毕竟彼此都有不同的梦,也许就意味着分道扬镳天各一方。

肆.
话虽如此,上帝总是温柔的,童话也是有可能出现在红尘里的。再说了,林彦俊昨晚还那样鞍前马后照顾我是吧,还那么体贴,也不是不可能成为很好很好的哥们。想到这儿,尤长靖不禁咯咯地笑了。
而此时,林彦俊的梦也因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揉揉眼睛,正看见笑的开心的尤长靖。心想,真是那他没办法,昨晚难受成那样,今早又开心的没心没肺起来。
“昨晚睡得好吗。”林彦俊似乎还是没忍住,去关心尤长靖。
“不好,嗯……后来好那么一点啦~”
“我去给你买药。”
“嗯嗯。”尤长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还是忍不住的笑了。

“拿去,吃掉。”林彦俊语气淡淡的,伸手企图把一大包感冒药扔给尤长靖,
“我是病人诶,能高抬贵手帮我泡个药嘛……”
“早晨笑的时候很有力气,嗯?”林彦俊的浓眉一挑。
“……好烦哦,我自己去泡就是了。”尤长靖被调侃却无力反驳,很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拖着不情不愿地步伐去泡药。这个人忽冷忽热,若即若离,这样有意思嘛……
莫名赌气的尤长靖,和傲娇的林彦俊,弥漫着尴尬。
“想想下午还要去赶通告,好烦哦……”尤长靖的埋怨打破了沉寂。
“……咳,公司说,那个通告时间改变到晚上了。你下午好好休息。”
“耶!下午放假啦!”难得的一个放假,让尤长靖瞬间活力四射,“下午我想……林彦俊,我们干什么?”他有点拿不定主意,什么都想做,但又来不及。
“都可以,出门有粉丝狗仔不方便。”
“那我们在家吧,你陪我……看电影吧,好不好?”
“……嗯。”林彦俊停顿了一下,才作出回应。尤长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他看到林彦俊平静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混着欣喜和沮丧、还有点渴望的复杂眼神,又很快平静,恍若什么都没有。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巨大的屏幕亮着。
尤长靖的余光总是往林彦俊那边瞟,每次瞟还都带着一脸傻傻的微笑,一边心里想着,他对电影好专注噢,专注的他怎么那么帅气啊喂。
林彦俊发现了尤长靖的偷瞄和他傻傻的笑,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傻哼哼的,这个电影有那么搞笑吗。但表情无法掩饰内心的欢喜,嘴还是忍不住咧开了笑。
什么啊,平时脸这么黑,明明有酒窝啊。

黑暗会遮掩了起很多,人会有些释放自己内心的一些,会让人安分的心躁动不安起来。
电影里面,正下着雨,女主和男主走在的街头,用男生的衣服做伞,在雨中奔跑,咯咯的欢愉笑声……最后在石桥头看一弧彩虹斜挂……女主把头倚在男主的肩上……
在黑暗的保护中,尤长靖似乎得到了释放,他挪动自己的位置,让自己离林彦俊更近一点,然后把头轻轻枕在他的颈窝里,微微蹭动。
本来下意识要推开这颗架在肩上的累赘,可是当指尖轻触到柔软的卷翘发丝,发尖的轻柔从指尖像一股电流流向心脏,但不得不说这松松软软的触感让人很舒服。林彦俊的手停顿了一下,似乎留恋,又揉了揉松软的发丝,轻柔的很,在尤长靖的心里甚至觉得是温柔。
林彦俊低下头,看这个依偎着自己的人,虽然自己心里想着是对病人的怜爱,但当他勾唇浅笑,他的心里和这个怀里的乖巧人儿,其实已经不止是陌生人之间博爱了。
电影色调很温柔,文艺片特有的感觉,落地阳台外的月色洒落在木地板上,柔似一汪清澈,柔情和暧昧隐藏在忽明忽暗的客厅,这个画面静好的像仲夏静谧湛蓝的夜,缀着满天繁星。
忽然,特别铃声响起,林彦俊拿起一旁的电脑,轻轻开了一点角度,没有把显示屏全部展开。看到消息开头那一行后,他明白了什么,他的动作变得很迟缓,似乎在思考、在犹豫……当然,依偎着的尤长靖也看到了,他感觉也许分别的时候要来了。
天公也不作美,雷声震震,闪电划破静谧的天,暴雨倾盆。
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继续看着电影里人物一桢桢地变换。尤长靖把自己整个窝在林彦俊怀里,林彦俊也沉默不语,把手轻轻搭在尤长靖的胳膊上。
林彦俊的心很乱,他不明白自己的魄力去哪里了,竟然在这里踌躇。和这个可爱的男孩子相处的一周里,相处时候是恰如其分的舒心,这个叫尤长靖的男生,也许以后不会再相见,但这段时光……林彦俊脑子里总是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但最终,电影还是到了尽头。曲终人散,会者定离。说起来轻巧,但真的要说告别,薄薄的嘴皮却仿佛重有千斤。
“……尤长靖,抱歉。”
“……”
“我不是一个好助理……”
“可……我觉得你很好。”尤长靖声音有点哑,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特别感性,泪泫然欲滴。
“我要……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了,所以……”林彦俊沉默了一会,“我要走了,尤长靖……”
尤长靖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林彦俊良久,仿佛以后再也不见。五色的光辐射到他俊俏的脸颊上,上帝刀刃利落的痕迹——脸颊英朗的斜度刚刚好,浸润在晶莹泪花的折射下像涂了凡士林的镜头一般,多了几分柔,光徐徐散落;恰如其分的立体,让光在脸上留下了阴影;在半明半暗中,林彦俊的神情变得不可捉摸。
“……让我送送你吧。”良久尤长靖才吐出这一句。
“嗯……”尤长靖很高兴林彦俊没有拒绝。

这一次林彦俊把伞的大部分笼罩着尤长靖,让自己大半边身子被大雨淋湿。
“照顾好自己,别总是感冒。”
“没有总是了啦……”
“你说,我们还能再见面嘛?”
“也许……”
谈话戛然而止,只有雨声混杂着脚步声,和彼此的呼吸声。
这条路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到了分别的时候。
两人在雨中沉默。
“保重啊,林彦俊。”
林彦俊没说什么,扔掉了伞,抱了抱尤长靖,咧开嘴笑了,“你也是,尤长靖。”
尤长靖停在原地,望着那个少年消逝在路边转角的法国梧桐,消逝在雨幕中。
而少年躲在梧桐下,悄悄摸去了泪。

伍.
第二天早晨,还是有一碗林彦俊烧的皮蛋瘦肉粥和一张便签条躺在尤长靖的家门口。
尤长靖几乎是哽咽着吃的,他明白也许再也不能吃到他烧的粥了。
林彦俊离开的时间里,尤长靖有点不适应,但也只能给自己的档期排的满一点,用忙碌来充实自己。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特别收获,他发现自己和这个助理居然被粉丝开了cp超话,更加奇怪的是尤长靖居然看了那个超话就停不下来,里面太多甜甜的小细节了,有些自己都没注意到。为了能私下看个够,不得已尤长靖注册了一个小号,关注了cp超话。

林彦俊本来怀着满满的希望和大干一番的豪情,进组了,开拍的第一天,说好的文艺片,剧本已经改得面目全非,改成了无脑的玛丽苏。
“钱总,您好,找您有点事。”
“嗯,说。”
“这个剧本改的有点过吧……”
“改的挺好的,原来那个编剧太不着实际了,就那个破剧本,现在谁喜欢啊?!得这么演,现在小年轻才看。”
“可是……钱总……”
“别可是了,拍出来不赚钱,你赔?你赔得了么……”钱总不耐烦地走开了,“我忙着呢,没工夫和你瞎扯。”
尝试照着原来的剧本来,被制作方骂的披头盖顶。好不容易开拍第一场,制作方塞的主角空有流量和皮囊,毫无演技,骂不得说不得。
“杨小姐,不好意思,这条再拍一遍……”
“我都重拍了三遍了,这个太阳太辣了,我晒黑了,我粉丝会心疼的。”
“……为了播出效果,为了观众。”
“哈?为了观众,观众就是要看我的脸。”杨小姐高傲地仰着自己的脸。
“……”
“反正这条我不拍了。”
“……你算什么,敢和导演甩脸色,这点苦都吃不起么?作为一个演员一点没有演员的样子,你都不配“演员”二字。”林彦俊忍无可忍,一反平日温文尔雅,出口训话。
“你又算什么!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导演,你敢训我,不想干是不是!”杨小姐听见了自己被训话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可是被所有人宠着的公主,哪容得别人训话,高声说话都不行。

不出所料,稍微训话两句,制作方就来谈话了,身边还站着杨小姐。
“钱总——就是他,在片场众目奎奎之下,说人家,人家脸皮很薄的……”杨小姐嗲声嗲气地小声说。
“咳”钱总耐不住温柔,“林彦俊,你怎么可以训斥杨小姐呢!人家可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是你想骂就骂的么?!”
“钱总……”
“干不了别干了!别摆什么破清高,现在演艺圈容不下这不值钱的破玩意。”
“……”林彦俊瘫软在导演的椅子上,用指尖轻揉眉心。
入组不到四天,林彦俊就被炒鱿鱼,卷铺盖走人了。
坐硬座火车回到了上海,回到自己小小的公寓里。一路公车上,林彦俊想了很多,自己纵然学不会杨小姐那种生存之道。但不可否认,这种生存之道是聪慧的,在名利场周旋,八面玲珑,不择手段拿到自己想要的,但是似乎自己追求的,是更荆棘的一条路,更长,但这样才不会问心无愧。
可是这条路太长了,林彦俊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遇见曙光的那一刻。
沿路繁花似锦,但都不属于自己,这个偌大的城市,似乎容不下一个梦。也许属于自己的也只有,自己为了自己回家不要冷清而预留的一盏昏黄的灯。
林彦俊窝在出租屋老旧的皮沙发上,打开了路上在便利店买的啤酒。他打开微信支付里绑定着银行卡的金额,笑了,自己的余额都不够去银行提现。
他不知道自己拿什么付房租,拿什么付水电费,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坚持梦想,不知道坚持了会不会有结果……他看着啤酒瓶里溢出来的泡沫,勾唇轻笑,带了几分看破和自嘲。
大城市里怀着梦想的人,就像啤酒的泡沫,但是啤酒瓶的空间是有限,不能容下所有大大小小的梦想,没有挤进去的就流出来,没有人会问ta的去向,唯一留下的印迹就是ta梦想的坟冢。
他已经在追梦的路上执着了很久,也没有等待春天,他不明白可以年少轻狂这样追梦多久,青春无敌的buff还能持续多久,他是不是要脚踏实地柴米油盐起来……
一直想抓住的东西,也许慢慢淡忘在生活和时光里,比如导演梦和那个可爱的男生……
不知不觉,小小的茶几上,啤酒罐开始彼此拥挤。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用户名上是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
“妈……”
“你晚饭吃了么?”
“……吃了”其实他现在腹有点难受,空腹喝了很多,“妈……那个工作邮件,是他们发错了……”
“噢……这样啊,没事没事,下次加油啊!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噢——其实妈还是希望你过得安定一点……”
“妈,我没事……”
“看你那么辛苦,妈心疼。”
“对不起……让你操心了,你和爸好好的。”
“别那么丧噢,加油!妈非常看好你的!”
“嗯……”
又唠叨了几句,电话挂断后,林彦俊虽然心里满满的都是暖意,但终究背井离乡养成了给家里人“报喜不报忧”的习惯,淤积在心底的郁闷失落怀才不遇等等情绪无处抒发。
可当他打开通讯录企图找一个谈心的人,从头划到底,没有一个可以听自己倾诉,可以谈心的,除了他——尤长靖。可是自己连他会不会愿意聆听都没有足够的自信。
望着窗外万家灯火,星星点点,或白色或暖色,带着温暖的烟火气息。其中却没有一盏灯有关自己、为自己而开,仿佛自己在这个大城市里就像一只渺小的浮游生物,又渺小又平凡,上帝不会垂眸看见。
林彦俊也不明白,自己对这个叫尤长靖的人,哪来的信任,有勇气把他当做自己的慰藉、知己和一个关键时刻一定会陪着自己的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林彦俊拨通了尤长靖的电话,随着嘟嘟嘟的忙音,心一上一下地波动。怎么那么久……果然先在还不太合适,也许自己不是那么也许他还在赶通告,也许……
“喂?”一声甜甜的略带试探的声音,让一切糟糕的想法都戛然而止。
“……你能陪我说说话么?”林彦俊有点醉意所以言语好似呢喃,磁性的嗓音和落寞的音调,让尤长靖有点慌乱。
“……把地址发给我,等我噢——”
“嗯……谢谢。”
“不用客气的啦。”

当推门的那一刻,眼眶湿润,脸颊泛红,满脸疲倦,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有点变形的啤酒罐,这样有点狼狈的林彦俊,尤长靖第一次看到。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
“我想……在你的感觉里,我应该高昂着额头,衣冠得体……”
“林彦俊,你还好吧……”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的样子,眉头紧皱。
“尤长靖我问你,梦想是什么……”
“梦想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也许比面包还重要。”
“这是你……你已经功成名就了,自然可以说这些,因为你又有面包还有梦想……”
“……”尤长靖一时无法找到适合的话去安慰,这说的就是现实。
“我还要坚持梦想么……”
“……要啊”
“可是我因为梦想连生活都讨不到了……但我真的他妈的就喜欢拍电影,我他妈做梦都想拍电影……我真是没出息。”
尤长靖看着面前挫败的林彦俊就突然胸前像堵了一团棉絮,这样的低谷自己又何尝没有经历过。看着在意的人如此悲伤,自己的心原来也会跟着哭泣啊。
“我也曾经这样过,但是挺过来了,就成了现在这样。”尤长靖细声细气地安慰。
“我不能一直那么坚强……我会累……”林彦俊靠在尤长靖肩上,双手紧紧抱住尤长靖。
“你在我这里可以不用那么坚强,不用的……”尤长靖能感受自己肩上的人在哭泣、在颤抖,他想他能做的只有抱住他,“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会做你最忠实的听众!”
“尤长靖……”林彦俊已经泣不成声,“我……不想放弃拍电影……可是生活……和从前那些日子,在逼我……逼我放弃……”
“我给你讲个故事,是我在一本小说里读到的,关于一个农夫和一个魔王,从前……”尤长靖娓娓道来着故事,本就温润的嗓音变得更加温柔,似一汪清泉淌入林彦俊的心湖,冲淡悲伤,抚平了失落……
过了许久,林彦俊逐渐平静,只是安静地把头放在尤长靖肩上,听他讲故事。
“喜欢这个故事么?”故事到了尾声,尤长靖把最后结局交待后询问林彦俊。
“很喜欢。勇气有时候也许就是有所得失……”
“是啊,所以你要把你之前的种种经历,好或不好,都化成勇气。”
“嗯……谢谢你。”
“没事的啦。”尤长靖扭头,轻轻的亲吻了林彦俊的头发,“一切都会变好的。会的。”
后来林彦俊迷迷糊糊在尤长靖的怀里睡着了,他睡得很甜,因为他明白他身边有尤长靖在。

谢谢你,能在你需要的时候想起我。
谢谢你,能在我需要的时候陪伴我。

tbc.
——
作者的碎碎念!!
在下焉知愁,是一个想成为神仙太太的小白。初到LOFTER人生地不熟,请多关照。
希望你们能从我的文中收获一点什么,小到悲喜大到哲思(我想我还没到那个本事)。
非常欢迎你们私信我探讨我作品的瑕疵,特别期待的说。
祝安好。

在这边感谢@李贝卡 和@llllcx_ !!
谢谢你们帮我看文,找错别字,谢谢你们的夸奖和包容,谢谢你们独具一格的批评,让我的作品得到打磨。爱你们♡与君共勉。

评论(1)

热度(36)

  1. 是十六吖焉知愁 转载了此文字
    追梦道路上向来都是荆棘 谁又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才换来现在的成功啊 真的好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 初夏的快乐焉知愁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从朋友圈???)火速赶来 真的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 llllcx_焉知愁 转载了此文字
    我火速赶来(什。(别戏精了。
  4. 李贝卡焉知愁 转载了此文字
    好愛!!!